申城持续罕见高温令新华医院急诊抢救室满负荷运作

急救大数据:做身体的精准预报员

图片 1

图片 2

本报记者 唐 芳

新华医院急救室的医护人员深夜抢救一名服药过量的女子

医生正在5G急救车上为一名腹痛患者打彩超

猝死,似乎是一种无法预知何时来临的夺命杀手。然而,人工智能在这方面堪称“预测帝”,它拥有向一个人发出“离猝死还有几小时”信号的底气,为提前抢救生命争取到宝贵时间。这种底气来自于对成千上万个猝死案例多指标的联合分析。在近日召开的“第五届长城国际军事医学论坛”子论坛上,国内首家急救大数据库建设与人工智能辅助决策应用的案例吸引了广泛关注。

申城持续罕见高温让人们的身体机能逼近极限,在急诊抢救室里,心脑血管、创伤病例大增,而重度中暑和脓毒症成为今夏两大新型高发病,严重可致死。如何在第一时间给这些患者开通生命通道,考验抢救室医生的技术、心理、经验。

四川新闻网成都5月17日讯“这是一个急诊腹痛患者,现在车内的医生正在给他打腹部彩超,我们院内急诊医生能实时看到检查情况,及时诊断。”5月17日,全国首个5G城市医疗应急救援系统在四川省人民医院正式上线。在5G急救车内,急诊病人一上车就可以开始做检查,检查的图像和数据都能实时传回院内,院内医生可实时为患者做初诊,当急救车抵达医生时,患者不用重复做检查,就能根据实时的初诊结果分流到相应科室进行治疗。据四川省人民医院急诊医学与灾难医学研究所副所长江华介绍,5G在急救上的运用,为病人抢占了抢救的黄金时间。

可提前预测患者发病时间

就地抢救打通生命通道

图片 3

人工智能能在医疗领域哪些方面发挥作用?比如,可预测高血压病友的个性化服药时间。它精于统计分析,如果你的高血压频繁发生在晚上9点,它就能敦促你在晚上9点准时服用降压药,让服药时间匹配发病时间,避免盲目服药带来的供血不足等临床风险。

8月7日,上海立秋,中心气象台一早就拉响高温红色预警。是日,徐家汇最高气温达40.8℃,为今夏上海第3个40℃以上酷暑天。

在四川省人民医院急诊科内,院内医生可以实时看到5G急救车内病人的相关检查情况

不仅如此,人工智能还“解放”了影像医生数十年如一日重复枯燥的“看片”生涯。它以“一目十张”的速度阅览成千上万张影像,迅速形成影像报告,而医生只需进一步复核确认,并签发影像诊断报告。

清晨7点,走进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已是一番忙碌:靠墙的位置见缝插针地摆着加床、椅子和各种补液瓶,家属疲惫地坐在自家小板凳上,医生和护士们侧身在加床、监测设备与人群的缝隙中穿梭查房,小心翼翼好似行走在雷区。

传统急救限制多 得到治疗的时间有延迟

优质医疗资源永远是稀缺,国家配备多少急救资源才能在白金十分钟和黄金一小时内开展时限救治。急诊大数据建设项目的牵头人解放军总医院急诊科主任黎檀实和解放军总医院医学工程中心主任曹德森认为,急诊时限救治的解决之道,是将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预警技术部署到社区乃至病人的床头。一旦病人在夜间睡眠过程中身体有任何不适,监测系统可实时把病人的生命体征数据传回到医院,并提醒病人去看急诊,以便及早干预和阻断疾病发展进程。

病人大增,病床不够用,只能在走廊加床了。新华医院抢救室主任葛勤敏医生告诉记者,持续罕见高温让该院急救数量上升30%至40%,抢救室日均接收30多辆救护车,昨天最多一次,七辆救护车同时到达。

众所周知,很多疾病的抢救时间十分有限。例如抢救急性心梗病人的最佳时间是4分钟,超过8分钟,病人的心脏将会出现不可逆转的损伤。如果再拖延,会导致大面积心肌坏死,继而引发心衰,甚至猝死等严重后果。

人工智能的“粮食”是数据,吃掉越多数据越能提高疾病预测的精准度。解放军总医院以急诊患者的连续生命体征数据、实验室检查数据、影像数据和电子病历四个方面为基本数据采集对象,通过三年的采集已经获得33万例急诊分诊数据和3万多例住院观察数据。

早晨8点,葛勤敏组织医生站在复苏室里交班。这是他们最熟悉的战场,正中有块40英寸的电视屏,时时波动的曲线正显示急重病人的心跳、呼吸等生命体征。身后是两张急救床,目之所及的柜子里整齐地放满各类急救药品与设备,救护车送来的最危重病人先在这里抢救,待生命体征稳定后再送入各科室或手术室。

“这类病人被急救车送到医院后必须先做心电图、抽血等常规检查,然后再送往心内科进行急救。”据四川省人民医院急救中心王凯医生介绍,传统的急救步骤需要花费较长时间,而有时候失去一条生命就是几分钟的事情。

目前,急诊14种以上的疾病谱已经全部被纳入到急救大数据中,这就意味着,心梗、脑梗、高血压、猝死等常见疾病在不远的将来,都将通过人工智能预警技术实施提前预测、干预和阻断,避免疾病的突然发作。

第一道警报来自院外。8:06,救护车特有的警报声由远及近,病人来了!葛勤敏对这个声音极度敏感,赶紧跑到抢救室门口。一名中年妇女满头大汗躺在担架上,呜咽地说胸痛。

四川省人民医院急诊医学与灾难医学研究所副所长江华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传统的急救在救护车接病人的往返途中会耽误时间,如果遇上堵车就需要更长的时间。同时,以创伤病人为例,死亡有三个高峰,最大的一个高峰就是在现场和现场到医院过程中的死亡。因此,有效治疗关口的前移很重要,这样才能提高创伤等患者的的救治成功率。

天坛医院、清华大学等20多家医院和大学的学者参加了基于解放军总医院急救大数据进行的数据实践与竞赛活动(Data-thon),他们认识了数据,触摸了数据,今后也将能够构建自己的急救数据库。下一步,曹德森想把大数据继续拓展应用到所有的临床专科。

她心脏不好,心跳慢的时候每分钟只有30-40次。胸痛妇女的家属着急地告诉医生。两个医生赶紧取来床旁心电仪,在担架车旁拉出心电图,显示正常。打开静脉通道,抽血送检;保留身体输液通道畅通,为随时急救做准备。按医院分诊标准,葛勤敏将患者作为A级病人留在抢救室一楼观察。

图片 4

本文由威尼斯人官网发布于生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申城持续罕见高温令新华医院急诊抢救室满负荷运作

相关阅读